Z

夏天到来之前要做的事(打啵)

今年的加州太奇怪了,往常已经阳光普照的五月初在今年却还是笼着阴云。失去了阳光的洛杉矶凋敝破旧,像Uber唠嗑时候常说的——“全美国最丑的城市”,甚至不如冰冷阴暗潮湿的西雅图。

怎么样才能暖和起来呢?
没有阳光,没有海滩BBQ,更没有穿bikini的拉丁女郎。

没有像Las Vegas或者Miami所有的万人空巷的蹦迪聚会,没有Hawaii或是Malibu的让人沉进去的白沙——是真的沉进去,一不小心就悄无声息的淹死在沙堆里。

隔壁有二十厘米最猛身高差的白人情侣上周刚刚分手,那个不到一米六的女孩跳上自己越野车驾驶座的姿势,男生关上门的手势像简陋的密码,哪怕光天化日没有任何人投去目光的院子角落,也存在维持体面的重要性。关于这一点他的同居人曾经懒洋洋的吐槽过,“也不知道做给谁看,垃圾桶里面的浣熊吗。”

他知道交换亲吻的告别不是结束,他也知道真正的分开是什么样子。像化学课上讲的共价键断开一样,不可窥测,大白天下。

拿起手机点开订餐软件,熟练点好披萨炸鸡可乐。两个big size,一个是中规中矩的pepperoni另一个则堆上了奇奇怪怪的Jeleponeo菠菜和鸡胸肉。他敢肯定如何第一眼看到这个订单的人都会怀疑一下这个口味的合理性。

可是谁在乎呢。

哪怕他坏嘴巴的同居人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导致他只能叫披萨,哪怕这小子喜欢往披萨上放菠菜,哪怕他工作的时候闷在电脑前拔都拔不出来。

他还是把坏孩子的口味记的一清二楚,每次去超市都记得拿最新鲜的牛奶和超大size的洗衣球,打完两把游戏看看表去工作室(或者只是客厅一角电脑桌前)扛自己的小男友,在床头柜放充足的润滑油安全套。

今年五月份的加州异常阴冷,导致他连着几天打不起精神,更何况他的永久床伴这几天连续加班让他连半块屁股都摸不到。没什么比这个更糟了,他今天就要身体力行告诉这个死小孩他们的床才是宇宙中心,不是那个一打开就满屋子绿光的臭屁电脑。

加州的夏天迟到的话,就只能人为唤醒内心深处的加利福尼亚之魂啦。流点汗,紧密拥抱,用力接吻。
Let’s do it Cal style babe.

California不止有hotel,还有永远年轻、莽撞、自由的Lover。


情人万岁。



(都是个人怨念 今年加州太几把冷了吧 五月份了还不能收毛衣 我恨 )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