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随意的HP脑洞

今天看到老爷子发推艾特罗琳太激动了我的蛇院宝贝要和铁人爸爸联动了吗!有生之年)做梦)



金韩彬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巫师,是古老纯血统家族的一个分支。妈妈温柔强大,用的一手好无杖魔法和生活咒语。养育一双儿女不是个容易的事情,不仅要能做出满足两个挑剔小怪物的美味料理,也能在兄妹调皮捣蛋的时候撸起袖子把他们倒挂金钟反省半小时。父亲是有名的魔药师,著作等身,在圣芒戈有终身荣誉席位,连霍格沃茨的收藏室都有他的一块优秀学生的奖牌。金韩彬遗传了父母的天赋,还没到十一岁就学会了很多基础的小咒语,什么清理一新啊修复咒都是手到擒来,为以后在校内为非作歹不被抓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去霍格沃茨的时候妈妈硬是给金韩彬塞了一大堆加了保鲜咒语的小菜,说是让在学校多交朋友。推辞不过的金韩彬只好乖乖收下,一边暗暗的想妈妈做的菜这么好吃他才不会分给别的小鬼。在车站和父母道别后(妈妈亲了好几下,爸爸给了一个男人之间的拥抱)金韩彬懒洋洋的在车厢里面找有空位的包间。可是不巧因为妈妈临别时太过伤感(嘿宝贝你知道咱们儿子去的是霍格沃茨不是阿兹卡班吧,爸爸说)时间耽搁了一下,很多包厢已经满了。在略过不知道多少个挤满叽叽喳喳的小鬼的车厢之后金韩彬终于找到了一个空的车厢——也不是完全空着,窗户旁边倚着一个穿着过时又不合身的袍子的男孩,安安静静的坐在那看着窗外。


金韩彬整理了一下头发,推门进去,“你好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别的车厢已经都满了,我叫金韩彬。” 那个男生回过头,眼圈有一点红。眯了眯眼睛盯着金韩彬,张嘴说“没问题,你好我叫Bobby,也可以叫我金知元。” 金韩彬随即坐下,对上那个男生的眼神笑了笑,用隔壁已经二年级的One哥哥教的“纯良”的方式。那个男生也龇牙笑了开来,露出两个小小的兔牙。

金韩彬:这个人眼睛好小啊,兔牙倒是有点可爱。
金知元:这家伙看起来就很有钱的样子,长得倒是挺可爱啊,性格也不差。


(瞎几把开的脑洞!就是很想看七个崽进HP的设定啦www)

之后可能全员出场

夏天到来之前要做的事(打啵)

今年的加州太奇怪了,往常已经阳光普照的五月初在今年却还是笼着阴云。失去了阳光的洛杉矶凋敝破旧,像Uber唠嗑时候常说的——“全美国最丑的城市”,甚至不如冰冷阴暗潮湿的西雅图。

怎么样才能暖和起来呢?
没有阳光,没有海滩BBQ,更没有穿bikini的拉丁女郎。

没有像Las Vegas或者Miami所有的万人空巷的蹦迪聚会,没有Hawaii或是Malibu的让人沉进去的白沙——是真的沉进去,一不小心就悄无声息的淹死在沙堆里。

隔壁有二十厘米最猛身高差的白人情侣上周刚刚分手,那个不到一米六的女孩跳上自己越野车驾驶座的姿势,男生关上门的手势像简陋的密码,哪怕光天化日没有任何人投去目光的院子角落,也存在维持体面的重要性。关于这一点他的同居人曾经懒洋洋的吐槽过,“也不知道做给谁看,垃圾桶里面的浣熊吗。”

他知道交换亲吻的告别不是结束,他也知道真正的分开是什么样子。像化学课上讲的共价键断开一样,不可窥测,大白天下。

拿起手机点开订餐软件,熟练点好披萨炸鸡可乐。两个big size,一个是中规中矩的pepperoni另一个则堆上了奇奇怪怪的Jeleponeo菠菜和鸡胸肉。他敢肯定如何第一眼看到这个订单的人都会怀疑一下这个口味的合理性。

可是谁在乎呢。

哪怕他坏嘴巴的同居人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导致他只能叫披萨,哪怕这小子喜欢往披萨上放菠菜,哪怕他工作的时候闷在电脑前拔都拔不出来。

他还是把坏孩子的口味记的一清二楚,每次去超市都记得拿最新鲜的牛奶和超大size的洗衣球,打完两把游戏看看表去工作室(或者只是客厅一角电脑桌前)扛自己的小男友,在床头柜放充足的润滑油安全套。

今年五月份的加州异常阴冷,导致他连着几天打不起精神,更何况他的永久床伴这几天连续加班让他连半块屁股都摸不到。没什么比这个更糟了,他今天就要身体力行告诉这个死小孩他们的床才是宇宙中心,不是那个一打开就满屋子绿光的臭屁电脑。

加州的夏天迟到的话,就只能人为唤醒内心深处的加利福尼亚之魂啦。流点汗,紧密拥抱,用力接吻。
Let’s do it Cal style babe.

California不止有hotel,还有永远年轻、莽撞、自由的Lover。


情人万岁。



(都是个人怨念 今年加州太几把冷了吧 五月份了还不能收毛衣 我恨 )